您可以选择到

TAG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中华放生网 > 放生总结 > 放生仪轨 >

如此神奇的第一次放生

发布时间:2014-12-02 21:22 类别:放生仪轨 作者:

  每每想起那天的放生经历,实在是感慨世界的神奇与动物的灵性,虽千言也难以尽述其一,特此记录,一生相忆。
  
  这段日子以来,因为亲人、家庭、工作、生活皆出现不顺利,每每烦闷,由此想起曾经听说过的放生,想去体会动物获得重生的感觉,并且不知是否可以借此帮家人渡过劫难,虽然自己并不是很相信此说,但有一个希望总好过什么也做不了,于是,动了放生的念头,这个念头已经有了两周了,但一来被琐事牵绊,二来没去寻找适合放生的地点,因此一直没有真正付于行动。
  
  直到前天晚上,也就是2014年8月2日晚上入睡以后,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见自己要放生一只乌龟,很大的一只,好几斤重的,但是放在家里忘了,直到晚上才想起来,匆匆去看那只乌龟,因之前放了一点水养着的,由于一天没有换水,水已经变得很浑浊,乌龟身上也因此长了些污垢,赶快抱起这只大乌龟,帮它洗澡。帮它洗完龟壳后,我特意去洗它的腿脚,在梦里上下壳之间是没有相连的,可以直接洗它的前后脚相连的部位,当我的手去抚摸清洗它的身体时,乌龟表现出极大的高兴和满足……早晨醒来,已不记得后面的情节,不知最后到底是否放生,但很清晰地记得帮它洗澡它手舞足蹈的镜头,自己也觉得很奇怪,想起这段时间一直说要放生一直没动,是否上天在催促我呢?是否有乌龟托梦于我呢?并且有了第一想法,就是下班之后回家里附近的德云菜市场看看。
  
  2014年8月3日,上班后跟姐说了此事,她很肯定地告诉我,确实是有乌龟通晓我有放生之念,托梦于我,要我务必当天去市场,肯定有这样一只乌龟在等我。心里更加蠢蠢欲动……
  
  因为小区里有一条江,以前曾经有江堤,并开发了一处沙滩供游泳,有一年淹死了一个人,因此小区将那下江的入口封死,并在江两岸都立了铁丝网,无处可下江。也是因此,我的放生动念一直未实施。想到这只乌龟,我到小区群里问了邻居是否有地方可以放生,有人立刻指点了合适的地方。似乎一切都向着这个结果在发展……
  
  下班后,想到曾经几次去德云市场未曾见过有龟卖,因此到公司附近的市场去转了一下,确实见到有两笼乌龟,但是没有一只象我梦里的那样,都没有那么大,最大的也只有斤余,而且都懒洋洋的,想到放生地点还没有明确、第一想法的德云市场还没去看,且这一笼更不知买哪只,于是开车回家。谁能想到,冥冥之中确实有安排……
  
  当我找到邻居指示的放生地点时,虽然是自己平时每天经过无数次的地方,因为有栅栏删住,因此从未下去看过,昨天却见到从那里可以下到小河边,而小河直通碧江,偏偏那个栅栏也没有上锁……我兴奋地再去往市场,按照时间来说,档主应该都快收摊了,但当我去到市场时,想不承认不相信都不行,居然,真的有一只,而且整个市场只有那一只乌龟趴在网兜里,一动不动。我见到之后,实在不敢相信,除了颜色比我梦里的龟稍微深一点点,其它的全部一模一样!它的灵性,不得不从此开始一一展现……
  
  “这龟怎么卖?”
  
  “65块钱一斤!”
  
  “快收摊了,能不能便宜点?”
  
  “本来就没赚多少,便宜不了了,这龟很好的,炖起来没油的!”(此时龟不动……)
  
  “我不炖的,我想自己养,能不能便宜点?反正我不买你又得等明天了。”
  
  “那60块钱给你吧!”(此时龟探出了脑袋……)
  
  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也不养的,我买了拿去放的,因为昨天梦见它了,你再便宜点,而且这龟好象不大爱动,不会快死了吧?”(我点了一下它的头……)
  
  “这样啊,55块钱,最低价,你不买我就没办法了!”
  
  摊主拿起那只龟,它立刻开始手脚齐动,并眼睛一直望着我,秤了一下,三斤,165元,再也一块钱都谈不下去了。摊主拿了一只塑料袋,我说怕闷着它,给网兜吧,于是给了我一只全新的网兜。
  
  我提着它到了车上,乖乖,真是跟我梦里的一模一样啊!我双手举着它,问它:“你就这么通灵?昨天怎么跑到我梦里了?”乌龟看着我,鼻子里“哧”一声喷了一口气。我又问:“那你是想我放了你吗?”它又“哧”了一声。于是我笑了,“你这么搞笑的?”它不理我了,我随便说了点别的什么,它一直没再吭气吭声。最后,我拿我最近最头疼的一件事问它,说“你这么通灵,那你告诉我,我该不该……”它又再次“哧”了一声。呵呵,这个家伙,太讨人喜欢了!而且,长得很漂亮,头是金黄色,手脚浅黄色,壳有较大裙边,是深褐块配暗黄纹。
  
  我把它放在副驾驶位,虽然被网着,它也不停爬,我说:“你别到处爬了,休息一会,我去吃个饭,回头就放你到江里去。给你起个名字吧,叫‘归归’,不是乌龟的龟,是回归的归,要你回归大自然的意思,好不?好,你就别动了!”天呀,归归真的不动了!
  
  临下车去吃饭,我说:“归归呀,你乖乖地呆在车里,我会给你留点缝,去吃饭一会就回,然后带你回家洗个澡,就回到江里,你别乱动呀!”当我快速吃完饭回到车里,归归居然真的一动不动,走的时候什么样子,回来时就是什么样子!我说:“归归,你不是睡着了吧?”归归立刻伸出头来……
  
  回到家,把归归仔仔细细冲洗干净,洗去它身上带着的菜市场的腥味,洗它的脖子时,它还真的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,把手脚全伸出来,让我冲洗,就象梦里的样子。擦干以后,我放在桌子上,它就开始爬,我说:“归归呀,我们有缘,给你照几张相吧,等会把你放走了,我想看都看不到了!”归归听了这话,就伸出头望着我,也不动了,让我给它照相,我照了好几张呢!后来我抱着归归跟它说话,它都一直望着我,很专心的样子。
  
  因为约了个朋友一起来放生,朋友还没到,虽然乌龟一般不太吃东西,但还是想着它可能饿了,可家里没什么吃的,于是煮了两个鸡蛋,想着它若吃就吃一个,留一个自己明天做早餐。在我煮鸡蛋时,它仍然不动不动地趴在客厅地板上,仿佛很疲惫……
  
  我端了个小盘子,拨了鸡蛋壳,放到它面前,开始把鸡蛋分成小块,真没想到,归归居然抬起了头,并朝着盘子爬过来!头看着鸡蛋,一副想吃的样子,哇,好可爱哦!于是我笑着说:“归归呀,你真的饿了呀?我不知道你爱不爱吃鸡蛋,但是现在很烫,我怕烫坏你的嘴,再放凉一点吃好不?”什么叫难以置信?归归真的就此在盘子旁边停下来,不伸头想吃了,我把鸡蛋全部分成小块,差不多凉了,把盘子歪到它面前,说“可以了,吃吧!”我的归归呀,还真的伸头吃了,一口一口,吃得好开心!因为它吃东西要歪着头,手又不能帮忙,看着怪辛苦的,于是我拿起来喂它,这家伙,牙还挺利的,登时就把我的食指咬破了,鲜血立刻流了出来。我笑着骂它:“坏蛋归归,我喂你你居然咬我!”它看了我一眼,歪了一下头,然后继续自己吃起来。呵呵,真没想到,很快,它就把那个鸡蛋吃光了!看它的样子好象还不曾满足,于是,我把另一个鸡蛋也跟它剥好,分好,放在它面前,并直接放在地上,好让它吃得方便,这个家伙,居然也吃掉了!
  
  后来,两个鸡蛋吃得只剩下一个食指头那么大小一块蛋青了,它没再吃,停下来,好半天不动。我说:“归归,你是不是吃饱了?最后这一块你也吃下去吧,别浪费,我去上个厕所,然后给你洗脸,再去江里。”等我从卫生间出来,发现它没动,也没吃,于是我又说:“归归,你不能浪费的,把最后一块吃了,我就放你。”要说动物没灵性听不懂人话,我是怎么也不会认同的,归归听完这话,真的就一伸头,张口把最后一块吃了下去!
  
  我又跟它洗了澡,冲干净糊满蛋黄的脸,跟它洗脸时,它闭着眼好享受,我用手指抹去它嘴边那些蛋黄,一点也不担心它会咬我,而且真的没有咬,就是很享受地让我洗干净它。那一刻,真想就此养着它,不放它了!
  
  带着归归,下到了河边,我将它头朝着河水放在岸上,告诉它前面是河水,顺着河水往前游,就是碧江,回到大江里就自由了!归归不动,朋友说,它是舍不得我。于是我又说,下去吧!回到河里去,小心些,别再被抓了!它还是不动。于是我把它往前推了一下,顺着斜坡地势,归归骨碌一下就到了水里,漂在水上,也不划,就那样望着我。因为水是流动的,归归就顺着水势往前漂着,但是眼睛一直看着我,我顺着河水流动的方向跟着它往前走,它还是不划。走了两米没路了,我就蹲在河边看着它漂走,归归还是没有动,但是却顺着河水转了一个方向,本来是侧身对我的,转过来头向着我,望着我,倒退着顺水漂浮……此刻,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,觉得好象跟它有好深好深的感情一般,我好不舍……
  
  朋友开了句玩笑,说它不会是旱龟吧?别是个不会游泳的龟,害死它了!我一听就着急了,我冲着它问:“归归,你会不会游泳啊?你别让我好心做错事啊!”归归真的又象听懂了,用前掌扒了两下水,我放下心来,朝它挥手,叫它快走,归归在我视线快看不到时才转了身向前漂去……
  
  本想着到这里一切就结束了,但是心里对它还是满腹牵挂,于是想起来,河水从公路下方穿过,公路的那一边也可以看到它,于是,我冲到公路对面,那里不能下到河岸,可是有露出来的一块天井,可以看到下面的水流。于是,我等在那里,想看归归是否会经过。没一会,果然见到归归好似很忧伤地顺水漂过来,低着头,一动不动地漂着,我朝下大喊一声“归归”,它居然抬起头来!看着我!象刚才那样!一直抬着头看着我!
  
  最后,我翻过栏杆,在闸门尽头望着它,那里已经汇入碧江,顺着流入碧江的河水,它居然再一次掉转头来,后退着随水漂浮……我远远地看着它,好担心,我再次担心它不会游泳了,朋友说它可能是被圈养的太久了,慢慢就好了,我大声问它“归归你究竟会不会游泳啊?”归归又扒了几下,象是朝着我游过来一样,我才吐了口气,看着归归最终漂向江水。
  
  早上起床开车经过昨天放归归的地方,心里好牵挂,虽然这个归归跟我仅是一面之缘,仅仅吃了我两个鸡蛋,我却跟它好似有久远的感情,好似养了很长时间似的,远远望着江面,不知归归现在漂到哪里了,会不会自己找东西吃?会不会不小心被渔船打捞了去?知不知道哪里上岸哪里下水?想着想着,居然把每天上下班走的路走错了,还错了两次,呵呵。
  
  第一次的放生,如此让人牵挂,如此神奇,可惜了一事,在我走近水产摊时,有一只鱼忽然从盘子里跃出来,蹦到了另一只盆里,刚好被我看到,但当时因为心全在乌龟上,没太多留意那鱼,它又被摊主抓回了自己的盆里。后来一想,真是可惜了,可能那鱼是特地跳给我看到的,感应到我此去是为放生,希望我放了它,唉……只能寄望它不要遭到厄运了。阿弥陀佛。